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浅论刑事责任年龄的认定与推定
分享到:
作者:朱永  发布时间:2014-06-27 09:10:19 打印 字号: | |

    刑事责任年龄是指法律规定行为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必须达到的年龄。确定什么年龄开始负刑事责任,是刑事立法中的重要问题之一,因为刑事犯罪责任年龄是追究刑事责任的主体要件之一。从中国的刑法规定来看,将刑事责任年龄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为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阶段;二是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刑法规定的八类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为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三是不满十四周岁的人不管实施何种危害社会的行为,都不负刑事责任,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年龄。中国刑法之所以规定这样的犯罪年龄段,其目的是为了有效地关心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对于他们发生危害行为时,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方针,着重于教育、改造、挽救,即使对极度少数非处罚不可的进行处罚,其目的还是为了教育。因此,中国目前规定的犯罪年龄不仅是科学的,而且也是合理的。在司法实践中,一些未成年人案件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年龄既是重要的定罪依据,也是关键的量刑情节,被告人是否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对其量刑有很大影响,所以必须依法查明。但是,在我们平时的办案实践中,认定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年龄的证据常常存在瑕疵,或者与案件的其它证据存在矛盾。对于这种情况,审判人员必须用一切调查手段,结合在案的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分析、判断。对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并且确实无法查明的,应当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依法推定其实施犯罪行为时没有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司法实践中常见的年龄证据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书证,包括身份证、出生证明、户口簿、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学籍档案等;第二类是鉴定结论,主要是指依法对被告人所作的骨龄鉴定;第三类是言词证据,包括被告人的供述、证人证言等。此外,还有物证、视听资料等,这些证据较为少见。上述证据中,最常见的是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信息。

    在我们平时的办案中发现,由于我国各地发展不平衡,在一些偏远山区和经济比较落后的农村,人们观念的落后和医疗条件的有限,使得有的小孩在出生时没有相应的证明材料。同时还存在有地方户籍管理不规范、误报、漏报年龄的现象发生。这些情况给审判机关对被告人的年龄认定带来不小的困难。实践中,有关年龄认定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材料与被告人的户籍登记信息存在冲突的情况时有发生; 2、被告人以当地有以阴历填报出生日期的习惯为由,要求认定户籍登记上的出生日期为阴历;3、被告人身份信息不详,而且骨龄鉴定对被告人犯罪时是否成年存在正负差值的情况;4、当事人提供的有关书证、证人证言等证明材料的内容与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信息不一致。对于上述问题,我们应当综合运用证据审查、逻辑判断、常识检验、科学鉴定等多种手段,去伪存真,依法对被告人的犯罪年龄作出合理认定。具体而言,对被告人年龄证据的审查判断,应当坚持以下的一些原则:

    一、公文性书证优先原则。公文性书证,是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在法定的权限范围内所制作的文书,并以此文书作为证明案件有关情况的书证。具体到年龄证据来讲,公文性书证一般包括公安机关的户籍信息资料、医院的出生证明和学校的学籍信息等。这一类的书证与其它证据相比,具有较强的权威性和可信性,所以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如果同一案件存在多份内容不一致的公文性书证,则应区别不同情况加以认定:1、以认定户籍登记信息为原则,以推翻户籍登记信息认定为例外;2、医院的出生证明与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不一致的,如能够合理解释,应认定出生证明的效力高于户籍登记,因为出生证明是户籍登记信息的基础依据;3、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材料与户籍登记信息不一致的,原则上应按照公安机关原始的户籍登记信息来认定被告人的年龄,在公安机关依法说明理由,并对被告人的户籍登记信息依法做出修改后,可以结合在案证据,依照变更后的、与其之前出具的证明材料一致的年龄予以认定;4、如果没有出生证明,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与医院的分娩病例或被告人案发前的学籍信息、疫苗登记信息等原始信息不一致的,应结合被告人的供述及其家属的证言,在能够得到合理解释的前提下,做出对被告人有利的认定;5、村委会、居委会、乡政府出具的证明材料如果没有加盖公安机关的户籍专用章,其证明力要低于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材料及公民的户籍登记信息,而且要与其它证明结合起来,综合判定其证明效力。

    二、原始书证优先原则。有关年龄认定的原始证据,一般形成于案发之前,且直接来源于客观事实,所以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但是,原始证据中的言词证据,具有不稳定、不准确等特点,其证明效力要低于原始书证。比如村委会的原始户籍登记材料已经交给派出所,或者因为时间久远而丢失了,村委会的当事人根据记忆写成书面证明材料,并加盖村委会乃至镇政府的公章,由于原始书证已经无法查找,所以表面上看,上述书证看似为证明材料,实则为证人证言,属于原始言词证据,如果单独作为证据使用,其证明力是比较低的。

    三、注重言词证据与其它类型证据综合判断的原则。言词证据具有不稳定、不确定等特征,如果存在与其它类型的证据不一致的地方,原则上应该以其它类型的年龄证据为准,其单独作为证据使用的证明力比较低,但结合其它类型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补强,对公安机关的户籍信息形成合理的质疑,就可以采纳补强的言词证据作为裁判的依据。比如说当时出生时的接生婆或者邻居、读书时的同班同学出具的证言,均证明被告人的出生日期系按农历计算的,且经过核实,当时当地确实存在按照农历填报出生日期的习惯,同时通过骨龄鉴定无法排除被告人犯罪时未成年可能性的,可以依法推定被告人犯罪时尚未成年。

    四、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这一原则也是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明确规定的原则,即对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且确实无法查明的,应当推定其没有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相关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但是无法准确查明被告人具体出生日期的,应当认定其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但在实践中我们要注意,只有用尽了一切司法调查手段,仍然无法查清被告人的具体出生日期的情况下,才能适用上述推定原则。

    五、穷尽原则。即对被告人年龄证据的审查要穷尽一切司法调查取证手段,通过建议补充侦查、委托有关部门协查、实地调查、骨龄鉴定等多种形式,查找与被告人年龄认定相关的证据,最大限度地查明与定罪量刑密切关联的这一案件基本事实。

来源:双峰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李谋儒
娄星区法院 涟源市法院 冷水江市法院 新化县法院 双峰县法院